闲言碎语

想啥说啥,最后不知道说了些啥。

Blog Host on Github

曾一度将 Jekyll 驱动的静态博客从 Github 迁移至 Gitcafe,结果发现在百度中的权重被降低了,降的厉害,site:ihavanna.org一下,压根就不更新。于是今天重新迁回 Github

站点

经过半个多月(时断时续)的折腾,站点差不多完工。整个 Theme 不想再花经历了,纯笔记记录地,切不可本末倒置。

项目

轻松了几个月,公司新项目准备开工了,so 后面估计会很忙,且朋友一起合作的项目也要开工,分身乏术啊。

手机号码

说起这个手机号码,吐糟了好久了,一天3个商铺电话,6条股票短信,是必不可少的,且对方还明确我的姓名。银行与保险是一家,保险再将电话号码出售,这就是体制,屁民除了逆来顺受还能做什?

曾成杰

曾成杰非法集资是肯定的,中央打房地产后官商撤出,为平民愤杀私企主。怎么说呢,法制定个高标准,随后放任,最后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譬如支付宝、财付通在拿到牌照之前不都是非法集资?譬如 proxy 法制上是不被允许的,只是政府没管,啥时候风头紧就会开杀!于是移民潮开始。

profile-sync-daemon

关注了 SSD 硬盘后,才发现,gentoo & arch 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源安装该脚本包。用途是将一些软件包的 profiles 移动到 /tmp/dev/shm,很好的一脚本。

同时老家的本子速度太慢,Emachines D725,09年购置的,因为慢,所以扔老家。

补充:似乎gentoo portage mask掉了 profile-sync-daemon

Web 前端

现在做 Web 前端门槛越来越低了,前阵子因为 Jekyll 而了解些 twitter Bootstrap,一个现成的 css framework。现在前端的工作,一些美工培训下堆积木即可上任。

一些现成的去处:

人命

现在社会上小青年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动不动自杀,被自杀。社会步入人口老龄化结构进行中,我们这一代,我们下一代,我们下下代,将承受多重压力,特别是在养老金被亏空的情况下,在计划生育政策坚定不动摇的情况下。于是该怪小青年脆弱吗?能怪吗?

舆论热闹几天后完事了,人命继续被遗忘。

说起计划生育,一个发展中国家凭什么要为世界买单?只怪上面奴才太多。

不多说,人道主义灾难比纳粹更恶心。如果立法执法跟上就好了,狗伤人等同于人伤人,判狗主人故意伤人罪,狗咬死人即为狗主人故意杀人。如此,准备养狗的人估计会思量一二。

粉丝

粉丝的崇拜是无处不在的,小到迷恋影视歌星,大到一国民众崇拜,贯穿着人类进化史。你能说这是错的吗?社会需要的不就是一种从众的心态,来推动社会按部就班的前进吗?允许少数派独立独行,拒绝大众标新立异,否则就分崩离析。

水军

斯诺登事件上,互联网两大阵营对喷。喷点的逻辑无非就是“拿别人的错误证明自己的正确,拿自己的错误证明别人的正确”。

不过大家别真被忽悠了,特色、自由是口号,利益才是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