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

本文在10年首发于某PT站原创文学区,后转到wordpress,现转回自己博客

如果说人生是瓶美酒,那么我就是个抵抗不住这美味缺又怕极了酒精的人士,酒精的蒸腾如同烈日下被剥光衣服后旋即又被推入烤炉般的让人难受,无法欣赏赤裸的原始美色,是因为难以忍受这赤裸裸的身体被世间灼热的目光所凝视。

儿时纯真年代,总想改变这污秽杂乱的世界,师长们总用着这看穿人士百态的口吻教训着,石头是属于土地的,干嘛突兀而出,骄傲的小东西;长大知道伪装后,总想改变自己,面具背后的我们总以为这是所谓的成熟,曾惨烈而骄傲的向世人宣告,成熟是需要代价的,这就是代价;成年后,什么都不想改变,安乐知天命,我们都被生活磨平了棱角,上帝此时终于传来了随和的一声叹息,圆润光滑的背后,是一个个死气沉沉的灵魂。

窗外时而传来广播声,宣告着这城市浮华的存在。在这城市的5年间,天天如此,大家都按部就班的沉沦在三点一线的凡人生活中,没有一点靓丽。曾经的恋人也如同路人般,来去匆匆,没有丝毫留恋。早已摆脱生计的人们,始终勘不破这除了生计外的花花绿绿。

烟头烫手,始知燃尽,云雾缭绕,终知一切均过眼云烟,然肚子的饥饿感,让我知道回归现实是多么的重要,灵魂的撞击处,虽然瞬间美丽,却也无法长久,这一切均敌不过生活的油盐酱醋。对着黑色的显示屏,看着这被岁月雕琢的逐渐苍老的幽暗脸颊,解嘲似的笑了笑,知道胡思乱想该结束了,于是起身吃饭。